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上海家教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查看: 758|回复: 2

[爸爸妈妈] 终生爱你,至死不渝——记我父母的爱情

[复制链接]

81

主题

201

帖子

630

积分

小蜜蜂

Rank: 5Rank: 5

积分
630
发表于 2014-11-5 16: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籍贯一栏一向写河北河间,那是我的父母之邦。我实际上生长在内蒙东北一个许多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小城市牙克石,那也是我父母度过他们的青年、壮年、接近老年的地方, 1996年5月1日,53岁的父亲就在那里与世长辞。
我是在北京读的大学本科、硕士和博士,父亲去世后,母亲绝大部分时候和我一起生活,直到我嫁人生女仍是如此。因此,可以说,我有足够多的时间了解母亲,了解她和父亲的生活。
从2001年开始,我鼓励母亲将她的生活写出来。母亲只有小学文化,但她生性好学,在我的辅导下,她学会了使用电脑,在电脑上一点点敲出了八万多字。我不在家的时候,她独自一人一次次在电脑前因为往事而泪流满面。
她写下的是一个完全没有经过任何写作训练的人记录的一份流水账,没有任何结构上的设计,充满了错别字、错误的词汇和标点符号,可是母亲对家庭、对子女,尤其对父亲的爱在里面表现得还是那么无比地鲜活、生动、呼之欲出,朴实、美好得光彩夺目。
她的往事直到现在也没有写完,因为这几年她与我一同经历了我的结婚、搬入新居、怀孕、生产,然后是整整三年几乎寸步不离地照顾我的小孩。
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完成,她一定会带着这份礼物去见与她终生相爱的那个人。
这个时代充满了千疮百孔的爱情,而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在相见的第一眼就爱上对方,然后没有一点疲惫厌倦地爱了三十多年,父亲先走一步,母亲就在对他的爱和回忆中度过余生,这样的爱情,我以为,是这个时代的奇迹。
下面是我的讲述,引号里的话摘自妈妈未完成的作品。

那是1964年12月14日,母亲第一次见到父亲。
姥爷带这个18岁的女儿去相亲,路上母亲看到一个小伙子,心想,要是我今天见的这个人象这个小伙子一样漂亮,我就跟他。她见到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棉大衣,蓝裤子,黑皮鞋,戴着个短绒皮帽,个子高高的年轻人,比那个小伙子漂亮多了:“枣棠色的脸,又黑又浓的两道剑眉,高高的鼻梁,笑起来柔柔地,露出一口白白的牙。”
父亲是专程到老家找媳妇的,找到了就要带到东北去,牙克石下属的一个叫卓山的小镇。
就在他们初次见面的第三天,母亲穿着花棉袄,带着几个玉米面饼,跟着父亲,平生第一次坐上了火车,开往东北。
东北的那个新家里等着父亲母亲的是婆婆和父亲的三个分别是十三岁、五岁、两岁的弟弟妹妹。大家睡在一盘大炕上,黑灯瞎火的,父亲母亲忐忑不安又兴奋难耐地进行着他们的成人礼,母亲疼得汗流浃背又不敢出一声之际,婆婆拉亮了灯,把两岁的小叔子尿尿。

新婚的第二十四天,父亲就出外业。父亲是个钻井工人,出外业是常事。母亲一面承担起家里大量的粗活重活,一面等待父亲归来。等待就是她最灿烂的青春年华里最经常的状态。她是那么焦急,那么思念,以至于几个月后她去打水的时候,远远地看到父亲走来竟然激动紧张得不敢叫他,等父亲走远了才缓过神担着水回家去。
父亲再次出外业,母亲看到他的棉袄放在家里,明知道他是不用穿的,也乐得找个借口追出去。父亲在牙克石林业设计院上班,走也要从那儿走。母亲从卓山跑到牙克石,直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又见到惊喜交加的父亲。父亲年轻腼腆,人前不敢和媳妇亲热,随着一堆人走了,远了,才回过头来冲母亲甜甜蜜蜜地一笑,那一笑,颇有徐志摩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的劲儿,母亲在今天还恍然如昨地记得父亲那一笑而泪不自禁。
公公在母亲端屎端尿地伺候了二十多天之后去世了,之后一年,父亲的哥哥也在25岁的年纪去世,留下四个孩子,最小的才出生不久。两个家庭的重担落在了父亲和母亲身上。父亲内心沉重,脸上难得有笑容,母亲竭尽全力安抚他,帮助他,家园破碎,心灵破碎,她一点点用自己的爱将它们同时修补。他们遭遇的是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
“那年的冬天特别冷,四面透风的屋子,怎么烧也挡不住刺骨的寒风往里刮,墙的四壁挂满了霜雪,特大的水缸冻得能盛一小盆水,井在屋里也上冻,每隔三五天就得用开水烫井。因为他三班倒,一有空我俩就得冒着刺骨的寒风,还有漫天的飞雪,到山上或河套去拉柴火。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俩拉车子的时候一有机会都是手拉着手,走到雪深的地方很难拔出腿来,当他把我拉出来的时候我俩拥抱在一起的那一刹那,那种幸福是用语言没法表达的,什么寒冷、劳累完全不复存在,只有全身的血液在澎湃,这就是爱的力量。”

春天又来了。父亲母亲决心好好整治房子。几个月又脏又累的活,两个人一块儿干下来。“我爱人三班倒,在单位也很辛苦,下了班还得骑20里路的自行车回到家,再干这连泥带水的活,我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我一天做三顿饭,照看我的女儿,管着弟弟和妹妹的学习,为了让他少干点活,零碎活只要我能干的,我尽最大的努力提前把它干好,一看到他那疲倦的样子,我尽量哄他开心。我不时的拉拉他的手,搂搂他的脖子,甚至亲亲他那满是泥的脸,渐渐的在他的脸上也开始时常出现笑容,我暗自高兴。”
为了更多地照顾家,父亲改换了工作,出外业少了。他买了辆自行车,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母亲习惯了每天观察风向,尤其在父亲就要下班的时间,她祈祷着一路顺风把她的爱人捎回来。
为改善居住条件,父亲自己学做木匠活,因为有相爱的母亲在旁边,我觉得他所有的辛苦都变得甘甜了。
“那时候我们连个碗架子也没有,更谈不上家具了,窗户和门也都是单的,可在东北寒带地区窗户和门都应该是双的。他下决心自学做窗户和门。一开始想推平一块木头都很难,他找不好刨子的平衡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几块木头刨平,我还得给他把着,看他歪着头憋着嘴,累得满头大汗,顾不得看我一眼的认真劲,我真是又心疼又好笑。他把刨平的木头,用铁丝先杓到一起,再用大钉子钉上,看起来还真象扇门,他自己高兴坏了,半夜醒来笑眯眯的看个不停,有时还把我叫醒,一起欣赏,就这样经过很长时间的辛苦,把我家所有的门窗都弄成双的了,这样一来屋子即暖和又美观。”
父亲和母亲都属于中国最典型最普通的劳动者,劳动对于他们是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不可缺少的。他们的爱情也是共同劳动中的爱情,换火炕、拾麦子、拉柴火、采山钉子稠李子,都是艰辛的劳作,但因为有了爱情的光辉,它们都成了母亲回忆中的甜蜜和浪漫,成了母亲最幸福的时光。
“换火炕的时候是我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把烧了一年的炕坯换掉,换上新坯。这样一来,火炕就容易烧热,换掉的炕坯砸碎了还能当肥料上到地里,换炕这几天,我俩可以在仓房里搭个床。这时候你看他那会说话的眼睛,边抱扳子搭床,边时不时地看看我,只有这时候才有真正属于我俩的空间,这时候,这世界只属于我俩,我俩是最幸福的一对。”
“因孩子小我不能和他一起上山拉柴火,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自己拉车上山,我真心疼,因为那都是我俩原来一同走过的路,我俩一起去还很累呢,别说他一个人了,再说他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我在家盼着他回来,那种担心和盼望,实在是难以忍受,估计他快回来的时候,我就把孩子让隔壁的朱大娘看一会儿,飞快的往他去的方向跑,尽量多接他一段路。他一见我笑就着说:“亲爱的,你来得比及时雨还好,这个坡我拉了好几次也没拉上去”,听了他的话我眼泪硬往回憋。我和他拉上坡来,还和他开玩笑,胜利属于我,下坡的时候我俩还是手拉着手。这样的事实无计其数。我养成了遇到有人拉不动车时,别管我多忙,也帮他推一把的习惯。”

“天很冷了,这一天我俩都在家。我总觉得俩人在家白白的呆一天,实在太可惜了,我俩就决定到河套看看还能不能有臭(稠)李子。那时侯树上的叶子已掉光,浅水的地方都已结冰,我俩淌过了附近的河,走了很远,发现有一片臭李子树,结果围着林子转了一圈,采了不到二斤臭李子,很失望。我俩继续往前走,半人高的草已枯黄,随风摇摆,河里的水被风刮得起着波浪,显得更加冷,河套里有很多的塔头墩子,脚踩上去直晃,一不小心就摔倒,我怕他看见心痛,赶忙爬起来。可我俩既没采到臭李子,河水也没浅地方,遇到河岔子的地方他就穿着水靴子背着我过,采的冰茬子咔咔响,我故意和他开玩笑‘猪八戒背媳妇,可我的先生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逗得他也忍不住笑。我为了调节着失望的气氛,拉着他的手走。终于发现了可以淌河的地方,我俩如果穿着衣服过河,就得穿一天的湿衣服,只好脱光了,用头顶着衣服,手拉手地淌了有三条河宽的距离,才到了对岸,冻得赶紧穿上衣服。 老天爷真是有眼,到了岸上就有一片臭李子树,你看那树上已没有叶子了,臭李子又大,又黑,串又长,向蒜辫子似的。我乐得在地上打了半天滚。这一棵树就采了一花筐,又在别的树上采了一筐。今天的收获太大了,很快我们就满载而归。我俩在干草垛上休息,这种喜悦很难平静,你看我笑我看你笑,忍不住搂在一起……”

1978年我们由卓山搬到了牙克石,因为父亲的单位终于给他分了房子,这样,父亲每天不用跑那么远的路上班,母亲也不用每天做气象员了。那时,我们家里已经有四个孩子,我上小学一年级,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河北老家的姥爷去世后母亲又回家卖了房子,把姥姥接来和我们同住,奶奶也一直跟着我们,一大家子的负担非常重。可别看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上班,我们小时候可是生活得非常好,比那些双职工家庭的孩子过得好多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一个十分了不起的母亲。母亲的勤劳能干心灵手巧是我们那儿出了名的,她没有过正式的工作,什么都干,采石头、烧锅炉、筛沙子,而且她做什么都能做得最好,从来不偷奸耍滑,肯下狠力气,对一块儿干活的人又都一向谦让照顾,这样,她每离开一个地方,都让大家觉得特别舍不得。
小姑子、小叔子的事就是她自己的事,从两岁带大的小叔子对她来说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因为看到这个弟弟帮着自己筛沙子累得汗流浃背,而一个他的同龄人却在一边悠闲地抽烟。母亲心疼这个弟弟,就想到了托人送他去当兵这条路。那段时间,我幼小的记忆里,家里总在请客,屋子里做了一堆陌生人,父亲母亲陪着笑脸前前后后地忙活。
小叔叔当了兵,而且在部队里干得很好,入党、提干、转业、娶妻生子,他们一家三口和姑姑一家三口经常吃住在我们家。婶子和叔叔闹别扭,不是回娘家,而是往我们家跑。这在当前的许多家庭看来都是难以想象的,当前多少夫妻的感情破裂不是因为你们家我们家的分得太清楚?可是,我的母亲似乎非常傻,她脑中从来没有这种区别,对这个共同的家,对丈夫的家人,多少年来,她都是无条件地接受,无条件地付出给与。
爱情,当你们没有结婚,那确实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可一旦组建了家庭,它就成了两个家庭的事。不完全接受对方的家庭,不爱人如己,怎么可能长久地维持住爱情?
坦白地说,父亲的心胸和母亲比差多了,当年母亲嫁到青海的姐姐去世,母亲要去看望,他就是一副爱理不理,不管不顾的架势。而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以后,母亲的所作所为着着实实地感动父亲,以至于和姥姥相处的这么多年,父亲没红过脸,没大声对姥姥说过话。

母亲筛沙子的地方一个壮劳力被塌下来的沙子砸死了,得了二百块钱,留下老婆和几个小孩,这件事情特别刺激母亲,使她琢磨干点什么别的。很快,她就做起了小买卖。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在牙克石卖,怕熟人看见,上了货,骑着自行车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父亲也不好意思去看她。那也是在国家刚刚允许做小生意的时候。
母亲的买卖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了,因为她就是那种做什么都用心,都做得好的人。她的收入一个月可以是父亲的好几倍。小心眼好面子的父亲这下也不忌讳什么了,一有空就喜滋滋地帮母亲看摊子。对这个又好吃零嘴,又好使小性的父亲其实母亲一向都是非常宠爱的,就象宠自己的小孩子一样。
“他一天得到我那里去好几次,老远见我就笑。我更是美滋滋的笑,我们的同行也爱观察我俩,她们和我俩开玩笑说:‘瞧你们俩好象八辈子没见过似的,真没出息。’我俩光笑。其实我真愿意他在我身边,有他在身边觉得特别舒服。我不需要他为我做什么,总觉得卖货是我应该干的事,来回推车我也不用他,让他推车一是心疼他,二是影响了他的形象。他到我那看看我就觉得很骄傲。总是美滋滋地想:“你们的男人哪个能比得上我的爱人,我可不能让他干这样的活。我卖什么新鲜水果,别管多贵他吃我都高兴。”
聪明能干又善良的母亲把周围的好几个家庭妇女都带起来去做买卖,但她们没有一个爱自己的那位象母亲那样爱得那么张扬,那么甜美的。
“我家先生如果出外业回来,我就几天不出去卖水果。就有一种见了他就不想离开的感觉。我觉得我俩在一起的这种幸福是用金钱不能买到的,我不考虑一天能挣多少钱。他也和我有同样的感受。我如果在街里卖水果,他要是回来了,就会骑自行车到处转着找我,隔老远看见我就笑,他那一笑让我心醉的感觉。遇到这种情况,我不怕伙伴们笑话,我早早就回家,这已成了习惯,所以伙伴们一看我没出摊,就知道是我家先生回来了,一见了我就开玩笑说:“瞧你们两口子多没出息,弄万能胶给你俩粘上算了。”我光笑不说话。”
做买卖确实挣钱,可也真得下功夫,夜里十一点了还站在电影院门口叫卖,经常是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憋着尿,没有上厕所的时间。母亲的一个做买卖的姐妹发牢骚说:“我才不挣那么多钱呢,等咱们死了还不是给小老婆留着。”可是母亲说:“我得多挣点钱,给我家先生留着,等我死了好让他好找老伴,要不他的负担太重,两个妈,四个孩子,如果他没有钱没人肯嫁给他,可他没伴我又不放心。”
这话在今天看起来真叫人伤心,谁想到先去的是父亲,而且去得那么早呢?人生有太多的不可预期,唯一确定不移的是父亲和母亲的爱情。都说情到浓时情转薄,多年夫妻就没有爱情了,有的是亲情。但我坚信我的父母之间还是那么纯粹的爱情,就象他们相见第一眼时那么令人怦然心动,只是,更深切,更无可怀疑了。这是我读了大学以后仔细品出来的。
母亲总到外地上货,会给父亲写信。寒暑假里我帮父亲整理床铺,几次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母亲那歪歪扭扭的字迹。想想快五十的父亲还象一个初恋的小伙子那样,拿着爱人的信怎么都看不够,还得藏到枕头底下随时拿起来端详,我既觉得好笑又替母亲觉得幸福。
这世上可惜没有十全十美。他们的是这辈子只要握着彼此的手,看着对方的笑脸笑眼就夫复何求的人,但上天偏不能赐他们白头到老。倒是那些一天到晚为着一点鸡毛蒜皮就急头败脸的夫妻上天常让他们一直相伴到老到死。

1996年父亲去世,我不在身边。关于父亲的病故以及我和我父亲的感情可以阅读我的一篇文章《痛》。这是一个迄今对于我仍是太沉重的话题,需要我攒足全身的力气才谈得出来。所以,这里我就略去了。
我回家安葬父亲的时候,母亲给我看了一个东西,是父亲在他去世之前母亲生日那天写的一首诗。在一个诗人眼中,这可能是很好笑的一个东西,但我想它对于母亲无比珍贵。
因为父亲母亲的相爱,在这个太多人的感情都千疮百孔的时代,我依然对永生不变的爱情满怀信心。
春天又来了。父亲母亲决心好好整治房子。几个月又脏又累的活,两个人一块儿干下来。“我爱人三班倒,在单位也很辛苦,下了班还得骑20里路的自行车回到家,再干这连泥带水的活,我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我一天做三顿饭,照看我的女儿,管着弟弟和妹妹的学习,为了让他少干点活,零碎活只要我能干的,我尽最大的努力提前把它干好,一看到他那疲倦的样子,我尽量哄他开心。我不时的拉拉他的手,搂搂他的脖子,甚至亲亲他那满是泥的脸,渐渐的在他的脸上也开始时常出现笑容,我暗自高兴。”
为了更多地照顾家,父亲改换了工作,出外业少了。他买了辆自行车,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母亲习惯了每天观察风向,尤其在父亲就要下班的时间,她祈祷着一路顺风把她的爱人捎回来。
为改善居住条件,父亲自己学做木匠活,因为有相爱的母亲在旁边,我觉得他所有的辛苦都变得甘甜了。
“那时候我们连个碗架子也没有,更谈不上家具了,窗户和门也都是单的,可在东北寒带地区窗户和门都应该是双的。他下决心自学做窗户和门。一开始想推平一块木头都很难,他找不好刨子的平衡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几块木头刨平,我还得给他把着,看他歪着头憋着嘴,累得满头大汗,顾不得看我一眼的认真劲,我真是又心疼又好笑。他把刨平的木头,用铁丝先杓到一起,再用大钉子钉上,看起来还真象扇门,他自己高兴坏了,半夜醒来笑眯眯的看个不停,有时还把我叫醒,一起欣赏,就这样经过很长时间的辛苦,把我家所有的门窗都弄成双的了,这样一来屋子即暖和又美观。”
父亲和母亲都属于中国最典型最普通的劳动者,劳动对于他们是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不可缺少的。他们的爱情也是共同劳动中的爱情,换火炕、拾麦子、拉柴火、采山钉子稠李子,都是艰辛的劳作,但因为有了爱情的光辉,它们都成了母亲回忆中的甜蜜和浪漫,成了母亲最幸福的时光。
“换火炕的时候是我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把烧了一年的炕坯换掉,换上新坯。这样一来,火炕就容易烧热,换掉的炕坯砸碎了还能当肥料上到地里,换炕这几天,我俩可以在仓房里搭个床。这时候你看他那会说话的眼睛,边抱扳子搭床,边时不时地看看我,只有这时候才有真正属于我俩的空间,这时候,这世界只属于我俩,我俩是最幸福的一对。”
“因孩子小我不能和他一起上山拉柴火,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自己拉车上山,我真心疼,因为那都是我俩原来一同走过的路,我俩一起去还很累呢,别说他一个人了,再说他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我在家盼着他回来,那种担心和盼望,实在是难以忍受,估计他快回来的时候,我就把孩子让隔壁的朱大娘看一会儿,飞快的往他去的方向跑,尽量多接他一段路。他一见我笑就着说:“亲爱的,你来得比及时雨还好,这个坡我拉了好几次也没拉上去”,听了他的话我眼泪硬往回憋。我和他拉上坡来,还和他开玩笑,胜利属于我,下坡的时候我俩还是手拉着手。这样的事实无计其数。我养成了遇到有人拉不动车时,别管我多忙,也帮他推一把的习惯。”

“天很冷了,这一天我俩都在家。我总觉得俩人在家白白的呆一天,实在太可惜了,我俩就决定到河套看看还能不能有臭(稠)李子。那时侯树上的叶子已掉光,浅水的地方都已结冰,我俩淌过了附近的河,走了很远,发现有一片臭李子树,结果围着林子转了一圈,采了不到二斤臭李子,很失望。我俩继续往前走,半人高的草已枯黄,随风摇摆,河里的水被风刮得起着波浪,显得更加冷,河套里有很多的塔头墩子,脚踩上去直晃,一不小心就摔倒,我怕他看见心痛,赶忙爬起来。可我俩既没采到臭李子,河水也没浅地方,遇到河岔子的地方他就穿着水靴子背着我过,采的冰茬子咔咔响,我故意和他开玩笑‘猪八戒背媳妇,可我的先生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逗得他也忍不住笑。我为了调节着失望的气氛,拉着他的手走。终于发现了可以淌河的地方,我俩如果穿着衣服过河,就得穿一天的湿衣服,只好脱光了,用头顶着衣服,手拉手地淌了有三条河宽的距离,才到了对岸,冻得赶紧穿上衣服。 老天爷真是有眼,到了岸上就有一片臭李子树,你看那树上已没有叶子了,臭李子又大,又黑,串又长,向蒜辫子似的。我乐得在地上打了半天滚。这一棵树就采了一花筐,又在别的树上采了一筐。今天的收获太大了,很快我们就满载而归。我俩在干草垛上休息,这种喜悦很难平静,你看我笑我看你笑,忍不住搂在一起……”

相关帖子

你是天使论坛! www.youareangel.com

81

主题

201

帖子

630

积分

小蜜蜂

Rank: 5Rank: 5

积分
63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5 16: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1978年我们由卓山搬到了牙克石,因为父亲的单位终于给他分了房子,这样,父亲每天不用跑那么远的路上班,母亲也不用每天做气象员了。那时,我们家里已经有四个孩子,我上小学一年级,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河北老家的姥爷去世后母亲又回家卖了房子,把姥姥接来和我们同住,奶奶也一直跟着我们,一大家子的负担非常重。可别看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上班,我们小时候可是生活得非常好,比那些双职工家庭的孩子过得好多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一个十分了不起的母亲。母亲的勤劳能干心灵手巧是我们那儿出了名的,她没有过正式的工作,什么都干,采石头、烧锅炉、筛沙子,而且她做什么都能做得最好,从来不偷奸耍滑,肯下狠力气,对一块儿干活的人又都一向谦让照顾,这样,她每离开一个地方,都让大家觉得特别舍不得。
小姑子、小叔子的事就是她自己的事,从两岁带大的小叔子对她来说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因为看到这个弟弟帮着自己筛沙子累得汗流浃背,而一个他的同龄人却在一边悠闲地抽烟。母亲心疼这个弟弟,就想到了托人送他去当兵这条路。那段时间,我幼小的记忆里,家里总在请客,屋子里做了一堆陌生人,父亲母亲陪着笑脸前前后后地忙活。
小叔叔当了兵,而且在部队里干得很好,入党、提干、转业、娶妻生子,他们一家三口和姑姑一家三口经常吃住在我们家。婶子和叔叔闹别扭,不是回娘家,而是往我们家跑。这在当前的许多家庭看来都是难以想象的,当前多少夫妻的感情破裂不是因为你们家我们家的分得太清楚?可是,我的母亲似乎非常傻,她脑中从来没有这种区别,对这个共同的家,对丈夫的家人,多少年来,她都是无条件地接受,无条件地付出给与。
爱情,当你们没有结婚,那确实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可一旦组建了家庭,它就成了两个家庭的事。不完全接受对方的家庭,不爱人如己,怎么可能长久地维持住爱情?
坦白地说,父亲的心胸和母亲比差多了,当年母亲嫁到青海的姐姐去世,母亲要去看望,他就是一副爱理不理,不管不顾的架势。而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以后,母亲的所作所为着着实实地感动父亲,以至于和姥姥相处的这么多年,父亲没红过脸,没大声对姥姥说过话。

母亲筛沙子的地方一个壮劳力被塌下来的沙子砸死了,得了二百块钱,留下老婆和几个小孩,这件事情特别刺激母亲,使她琢磨干点什么别的。很快,她就做起了小买卖。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在牙克石卖,怕熟人看见,上了货,骑着自行车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父亲也不好意思去看她。那也是在国家刚刚允许做小生意的时候。
母亲的买卖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了,因为她就是那种做什么都用心,都做得好的人。她的收入一个月可以是父亲的好几倍。小心眼好面子的父亲这下也不忌讳什么了,一有空就喜滋滋地帮母亲看摊子。对这个又好吃零嘴,又好使小性的父亲其实母亲一向都是非常宠爱的,就象宠自己的小孩子一样。
“他一天得到我那里去好几次,老远见我就笑。我更是美滋滋的笑,我们的同行也爱观察我俩,她们和我俩开玩笑说:‘瞧你们俩好象八辈子没见过似的,真没出息。’我俩光笑。其实我真愿意他在我身边,有他在身边觉得特别舒服。我不需要他为我做什么,总觉得卖货是我应该干的事,来回推车我也不用他,让他推车一是心疼他,二是影响了他的形象。他到我那看看我就觉得很骄傲。总是美滋滋地想:“你们的男人哪个能比得上我的爱人,我可不能让他干这样的活。我卖什么新鲜水果,别管多贵他吃我都高兴。”
聪明能干又善良的母亲把周围的好几个家庭妇女都带起来去做买卖,但她们没有一个爱自己的那位象母亲那样爱得那么张扬,那么甜美的。
“我家先生如果出外业回来,我就几天不出去卖水果。就有一种见了他就不想离开的感觉。我觉得我俩在一起的这种幸福是用金钱不能买到的,我不考虑一天能挣多少钱。他也和我有同样的感受。我如果在街里卖水果,他要是回来了,就会骑自行车到处转着找我,隔老远看见我就笑,他那一笑让我心醉的感觉。遇到这种情况,我不怕伙伴们笑话,我早早就回家,这已成了习惯,所以伙伴们一看我没出摊,就知道是我家先生回来了,一见了我就开玩笑说:“瞧你们两口子多没出息,弄万能胶给你俩粘上算了。”我光笑不说话。”
做买卖确实挣钱,可也真得下功夫,夜里十一点了还站在电影院门口叫卖,经常是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憋着尿,没有上厕所的时间。母亲的一个做买卖的姐妹发牢骚说:“我才不挣那么多钱呢,等咱们死了还不是给小老婆留着。”可是母亲说:“我得多挣点钱,给我家先生留着,等我死了好让他好找老伴,要不他的负担太重,两个妈,四个孩子,如果他没有钱没人肯嫁给他,可他没伴我又不放心。”
你是天使论坛! www.youareangel.com

81

主题

201

帖子

630

积分

小蜜蜂

Rank: 5Rank: 5

积分
63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5 17: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话在今天看起来真叫人伤心,谁想到先去的是父亲,而且去得那么早呢?人生有太多的不可预期,唯一确定不移的是父亲和母亲的爱情。都说情到浓时情转薄,多年夫妻就没有爱情了,有的是亲情。但我坚信我的父母之间还是那么纯粹的爱情,就象他们相见第一眼时那么令人怦然心动,只是,更深切,更无可怀疑了。这是我读了大学以后仔细品出来的。
母亲总到外地上货,会给父亲写信。寒暑假里我帮父亲整理床铺,几次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母亲那歪歪扭扭的字迹。想想快五十的父亲还象一个初恋的小伙子那样,拿着爱人的信怎么都看不够,还得藏到枕头底下随时拿起来端详,我既觉得好笑又替母亲觉得幸福。
这世上可惜没有十全十美。他们的是这辈子只要握着彼此的手,看着对方的笑脸笑眼就夫复何求的人,但上天偏不能赐他们白头到老。倒是那些一天到晚为着一点鸡毛蒜皮就急头败脸的夫妻上天常让他们一直相伴到老到死。

1996年父亲去世,我不在身边。关于父亲的病故以及我和我父亲的感情可以阅读我的一篇文章《痛》。这是一个迄今对于我仍是太沉重的话题,需要我攒足全身的力气才谈得出来。所以,这里我就略去了。
我回家安葬父亲的时候,母亲给我看了一个东西,是父亲在他去世之前母亲生日那天写的一首诗。在一个诗人眼中,这可能是很好笑的一个东西,但我想它对于母亲无比珍贵。
因为父亲母亲的相爱,在这个太多人的感情都千疮百孔的时代,我依然对永生不变的爱情满怀信心。
你是天使论坛! www.youareangel.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家教信息网    

GMT+8, 2020-9-19 08:12 , Processed in 0.07038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你是天使论坛.每一位你都是传播爱的天使!QQ:1431288386 Email:youareangelforum@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